• 骑行川藏线
  • 开讲啦
百家讲坛

贾平凹

男人眼中的女人

如果作理性的分析,一个女人,既然是仅属于女性的人,其形象的美与丑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实际的情况是,每一个男人,包括最理性者,见到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漂亮的女人,没有不产生异样感觉的。 任何男人,不管说与不说,还是以外表的感觉首先对一个初识的女人采取态度,恋爱中的“一见钟情”,被歌颂得十分美妙,一见钟情的当然是外貌。而...

说话

我出门不大说话,是因为我不会说普通话,人一稠,只有安静着听, 能笑的也笑,能恼的也恼,或者不动声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 吸烟就特别多,更好吃辣子,吃醋。 我曾经努力学过普通话,最早是我补过一次金牙的时候,再是我恋爱 的时候,再是我有些名声,常常被人邀请。但我一学说,舌头就发硬,像 大街上走模特儿的一字步,有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