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骑行川藏线
  • 开讲啦
百家讲坛

如何改掉晚睡强迫症提前入睡?

我怎么感觉很多关于如何训练自己提前入睡,分成几个步骤操作的答案对我来说都像是一种精神凌虐。 那些睡前训练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反人性的行为,你要让我睡前不说话,不上网,光躺床上做傻兮兮的放松运动,我一定会觉得,God!~,I’m crazy!何必要强迫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情呢?安然舒适的入睡是一件多么惬意且重要的事...

你在我背后开枪,我依然相信是枪走了火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发生激战,最后两名士兵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这两名士兵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小镇。 他们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和安慰。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 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能度过几日了。 也许是因为战争的原因,森林中的动物四散奔...

“一条”掌门人徐沪生:两个忠告

1 这样的演讲,似乎都来给几个忠告的。我是做媒体的,首先我要给大家一个忠告:离开了学校、老师之后,你们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媒体、新媒体。但是,千万不要跟着媒体去读书,去思考。 用我们哲学系的标准来说,媒体推荐、谈论的书,很多都是价值很低的,甚至是垃圾。但是这不是媒体的错,因为媒体不是学术杂志,它是追求新闻性的,它不会讨论...

排骨萝卜汤

抗战时我初到重庆,暂时下榻于上清寺一位朋友家,晚饭时主人以一大钵排骨萝卜汤飨客,主人谦逊的说:“这汤不够味。我的朋友杨太太做的排骨萝卜汤才是一绝,我们无论如何也仿效不来。你去一尝便知。”杨太太也是我的熟人,过几天她邀我们几个熟人到她家去餐叙。 席上果然有一大钵排骨萝卜汤。揭开瓦钵盖,热气冒三尺。每人舀了一小碗。喔,真好...

流露你的真表情

学医的时候,老师出过一道题目:人和动物,在解剖上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学生们争先恐后发言,都想由自己说出那个正确的答案。这看起来并不是个很难的问题。 有人说,是直立行走。先生说,不对。大猩猩也是可以直立行走的。 有人说,是懂得用火。先生不悦道,我问的是生理上的区别,并不是进化工的异同。 更有同学答,是劳动创造了人。先生说...

永远欠一顿饭

现在我还不知道那顿没吃饱的晚饭对我今后的人生有多大影响。人是不可以敷衍自己的。尤其是吃饭,这顿没吃饱就是没吃饱,不可能下一顿多吃点就能补偿。没吃饱的这顿饭将作为一种欠缺空在一生里,命运迟早会抓住这个薄弱环节击败我。 那一天我忙了些什么现在一点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天黑时又饥又累回到宿舍,胡乱地啃了几口干馕便躺下了,原想休息...

哺乳期的女人

断桥镇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三米多宽的石巷,一条是四米多宽的夹河。三排民居就是沿着石巷和夹河次第铺排开来的,都是统一的二层阁楼,楼与楼之间几乎没有间隙,这样的关系使断桥镇的邻居只有“对门”和“隔壁”这两种局面,当然,阁楼所连成的三条线并不是笔直的,它的蜿蜒程度等同于夹河的弯曲程度。断桥镇的石巷很安静,从头到尾洋溢着石头的光...

在南下的火车上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看窗外风景一段一段的过去,我才忽然发现,我一生中仅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