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骑行川藏线
  • 开讲啦
百家讲坛

心上的锁

昨天一朋友的自行车丢了,小偷甚至都不用打开锁,因为朋友自行车的锁链在半年前就坏掉了,朋友只是把锁链连在一起,制造出一副锁好的假象,这样竟然坚持了几个月。虽然在身边人看来这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是因为朋友以为我们都不知道锁已经坏掉。

与其说,他碰上了一个聪明的小偷,倒不如说,这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小偷,有经验的小偷都会告诉自己,有锁链的自行车就是上了锁的自行车,哪怕其实没有上锁。同样地,朋友利用了这一经验,安然度过了几个月,因为上了锁的自行车不容易被偷,哪怕你所信赖的锁,其实根本不存在。

晚上睡觉时,我们习惯性的把门锁好,从而换取一个安然入睡的夜晚,哪怕在我们看来的坚固和安全只是精明盗贼几分钟的工作量,我们所认为的坚不可破其实也不存在,但这不妨碍梦的香甜。

很多国人在打开电脑的时候,都会弹出一个开机速度的监测栏,上面说你打败了全国多少百分比的电脑,哪怕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工具来进行检测,也没有所谓的量化标准,但这不妨碍国人对自己的电脑充满信心。

在使用杀毒软件的时候,我一直关心这次能为我报告多少病毒出来,我换了一个又一个的杀毒软件,我真的对我的laptop了解吗,我真的关心病毒有多少吗,不,我看到的只是软件呈现给我的报告,哪怕它根本没有杀毒的功能,只是误删了几分正常文件,但也不妨碍我对软件的信任。

心上的锁大概是这样一种comfort zone,它由自己给自己加上,经历越多,自己也自信,外界也就越不容易打开。朋友的自行车没有锁,却给自己的心里上了把锁。在印度电影《3idiots》中,主人公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守夜的盲人大叔每天晚上都会大喊Ali izz well(All is well),他什么都看不到,怎么能知道All is well呢?但是这句话,却可以让村庄里面的人免除焦虑,从而安然入睡。

叔本华(Schopenhauer)曾经有一句优美的话:影响你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能让我们安然入睡,不需要防盗门真的坚固,也不需要外界真的all is well,只需要我们认为all is well;能让我们对软件充满信心,不需要杀毒软件真的运行,只需要我们认为它在工作。

心理学上,影响一个人的行为永远都不是外部环境,而是意识环境,只是外部环境往往造就了意识环境,至使很多人将其混为一谈。让一群手无寸铁的人去打一场战争,如何才能激起斗志而不至于不战而退,只需要让他们相信对方是纸老虎。一群人走过狭窄的木板,底下是万丈深渊,难免战战兢兢,后来他们得知,万丈深渊不过是艺术大师的杰作,消除了恐惧也就获得了勇气。

有人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中国老话说,无知者无畏,可又说:无知会产生恐惧,这不矛盾吗?我当时认为中国古代人说的话可多了,有矛盾也不稀奇,可我现在明白了,矛盾的不可能是话语本身,而是你对它们的解释。

两句话说的都是意识环境,因为只有意识环境才能对思想起作用。事实层面的无知是一回事,对自己的无知有多少了解是另外一回事。“无知者无畏”是在说,一个人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以为自己所了解的就是全部,也是 Kahneman教授所提出的“少即是多”的思维法则,所以会产生无畏;而“无知才会产生恐惧”是在说,一个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会对世界心怀敬畏,从而对每一个选择都感到慎重和忧虑。

这个故事还没有讲完……

昨天晚上,几个好友在沙发上聊天。我跟他们说:这个小偷非常聪明,你看,他把车都偷走了,但是却没偷锁,一方面,他知道这个锁是坏的,另一方面,他期待着你用这个锁,好让他再偷一次,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There are masters in every walk of life)

朋友感叹:“这辆自行车陪伴了我好几年,我真希望这是个恶作剧。”话音刚落,其余几位朋友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很愤怒,难道这种事情我也会恶作剧吗,所以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把藏车的地点交待了出来。

想要知道一个人车被偷有何反应,不需要车真的被偷,只需要让他认为车被偷了。(文/Tfifthe)

评论:

  1. 学史博客说道:

    很有哲理的一段话,有意思!

发表评论

称谓和电子邮件为必填项,您的邮件地址仅用于您的评论有回复时的通知,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