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骑行川藏线
  • 开讲啦
百家讲坛

道德的大棒,圣母的红妆

我上学的初中时代,初一某班的同学小甲身长八尺,五大三粗,为人老实厚道,脾气好的没话说,所以常被众同学欺负取笑“傻大个、电线杆”也不说什么,小甲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应该以诚相待,再坏的人他也有一个限度,以暴制暴是不可取的,要用善良和真心感动同学。

所以后来,小甲的待遇由变相的辱骂与侮辱变成了明目张胆的骑在脖子上拉屎,撕书,扔笔,天天值日,甚至有的时候还往午餐饭盒里面扔沙子,小甲如果表示不满立马就会被三五个同学拳打脚踢,告诉老师换来的解释是“你这么壮还有人欺负你谁信呐?他们咋不欺负别人呢?”

多次“告老师”无果之后,小甲终于忍受不了大爆发,用自己的大体格子把这群同学通通收拾了一顿,一个人把五六个同学打得头破血流。

于是老师说了:“小甲你这么强壮,怎么可以欺负比你长得瘦小的同学呢?”小甲自然是不服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老师详细的讲了一遍,老师的回答竟让他无言以对:“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把人打坏了就是不对。”老师占领着无上的道德制高点,小甲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跟老师抢白了几句,于是就被找了家长,小甲爸爸是一位斯文的男人,他面带微笑的来到学校找老师理论,却碰的一鼻子灰。“你们家孩子在学校打人你们家长不管,反而说是学校处理有问题,那我问你,那么多孩子他们不打别人为什么就打你们家孩子?”

小甲在旁边惊呼:“这你应该问他们才对吧,为什么问我们?”

老师又说:“退一万步说,那么多孩子打你们家孩子,你们家孩子一定是有问题的,不要遇见事情就埋怨这,埋怨那,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看见理直气壮的老师讲的句句在理,小甲一句话也答不上,小甲爸爸也听不下去,没等老师说完就走掉了。

他当晚就找了一群人把下班的老师逮住一顿暴打。

随后对找上门的警察说:“这么多人都打他,一定是他的问题,不要遇见事情就埋怨这,埋怨那,要先从他自己身上找原因,再说,学校那么多老师没人打过,这么大一帮人咋就单单打他呢?”

民警同志听完了愣了半天,转身问被打成猪头的老师:“张老师,人家理直气壮地的打你,你仔细想想自己以前做过什么得罪人的事儿,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原因你没跟我们说?”

大家可以去感受一下老师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一脸懵逼,说什么呢?没做过得罪人的事儿?那么为啥别人不打单单打你?说自己冤枉的?一个人冤枉你,两个人冤枉你,这么多人都打你,你还冤枉?

从道德的起点走向道德的高地之后,一定出现道德无法解释无法解决的局面,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种社会道德标准的全线崩塌。

南京彭宇扶老案,大家应该记忆犹新吧?法官判罚的主要依据就是:“那么多人不扶,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扶?”“那么多人不讹,不是你撞的,为什么单单讹你?”把一桩走进司法机关的民事案件全程用道德来审判,而后引发的结果显而易见的,倒地老人,没人去扶,没人敢扶,因为就算你有千张嘴也无法回答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审判你的道德代言人的问题:

“那么多人不扶,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扶”

“那么多人不讹,不是你撞的,为什么单单讹你”

“那么多孩子他们不打为什么就打你们家孩子?”

“这么多人都打他,一定是他的问题”

2

再看人民日报5月5日报道 :四川达州八旬老人李某坐动车到成都看病,因只买了中途票,老人在南充站被所坐座位女主人请了起来。老人女儿想挤着坐被拒,之后一中年男子为老人让了座,老人女儿数落没让座女孩。女孩流着眼泪诉苦:“坐自己位置错了吗?

人民日报作为我国最为权威的报纸,居然认为买了座位票的人不能享有饱满的权力,特别当他对面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要遵循先来后到+兼顾老弱的尺子,只有飞机头等舱和动车高铁的商务座不用,它们是花了钱的属于商务资源,花钱少的经济座和动车的一等座二等座是社会公共资源,就不能享有饱满的权力!

个人对人民日报的这种高冷嗤之以鼻,私以为人民日报是用站在道德高地的诡辩来混淆对法律法规规定的公民权利的正常认知,才是导致社会道德沦丧的罪魁祸首!

这本来是是非明了的事情,结果却被人搅浑了。是被谁搅浑的呢?是那位老人的女儿。她老妈无座不是别人造成的,恰恰是她自己造成的。老人女儿自私的站在自己的道德标准里批评遵守规则的女孩,人民日报不去批评,反而认为买了座位票的女孩必须要让座,让人愤怒。

人民日报无视既定规则用道德绑架说教守法百姓,难怪现今社会道德会跌落谷底,就是这种是非颠倒的价值宣传,才会让自私心理普占人心,让破坏规则看起来理所应当,老人女儿存侥幸占便宜心理乘车,反正我弱我就有理我老别人就应该让!那要是这样,动车票何必还要规定票号,上车的人直接拿身份证出来比年龄大小好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从来没有见过官方宣传要给老弱病残孕让个座位,但是西方国家公民表现出来的爱心好像不比我们少,甚至做得远比我们好得多。

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西方社会讲究规则重视个人私权,不会随意也不敢随意的打破规则对私权指手画脚任性侵犯。比如按号入座就是个人私权的一种表现,何来商务座头等舱的私权需要尊重,而花钱少的普通座位私权就是“不饱满”的需要随时让渡的? 享受权力不是用付出金钱的多少来衡量的,而恰恰是购买了什么服务就享受什么权力,这才叫做公平!

但在人民日报眼里,没钱没权没势力那是不配享有饱满权力的!

老王觉得这其实挺缺德的,不是吗?

道德是用来律己的,而不是规范他人的。对于公众来说,人民日报作为官方代言人要求公民的只能是讲规则,在规则以内办事,而不是按照某些人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别人。因为讲道德没有一个恒定的标准,每个人心中的“道德”底线都不一样,受到的教育、身处的环境、甚至个人偶然的经历,都会导致道德标准的千差万别,所以才会用法律法规来规范每个个体的行为,让道德的标准和底线有一个恒定的准绳。

依法治国,建设法治社会不是一句空话,是要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再有“这个人是否嫖娼了与该不该被打死”中间还要唾沫横飞的去纠结。

如果老王现在问问各位,里约奥运那么多国家的那么多人没人说是“嗑药的作弊者”,为啥单单说中国孙杨?这么多人都说孙杨,一定是孙杨有问题!你们怎样回答我呢?

除了揣测人家是嫉妒,抹黑,臆测别人的人性,人品,道德各种败坏之类的主观解释之外,能不能找出点“铁证”来证明对方是在造谣还是还讲述事实呢?“别人”是在讲述一个在奥运“法规”之内发生的事实,有理有据。你们却要“理直气壮”的在道德高地上喷出满口污秽,你们认为自己赢到了什么还是丢掉了什么?

抛却规则之外的所有基于道德的揣测,都是无根之草,漫无目的的辱骂恰恰与你们的道德背道而驰只能证明自己的无知与无耻,也只能够,必然能够收获来自文明法治社会的反感和鄙视,那些遍布在全世界的汉语简体字的各种规则提醒标语,对这个自称“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的国家来说,才是真真的国耻!

缩在爱国大旗后面的“爱国者”们,无论你们是真的无知还是无脑,无论你们看不看得懂老王讲的故事,都希望各位先冷静下来,看懂的多加思索,恢复一下属于人类的理智让逻辑回归,看不懂的也请别再转着圈的丢人,让世界上减少一块【严禁吐痰】的标示牌才是真正的爱国。

因为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强词夺理与恬不知耻是是相辅相成的同义词,恬不知耻的才是会站出来强词夺理的,只会强词夺理的只有这些恬不知耻的!

3

胡适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明明是男盗女娼,我们偏说礼义之邦;

明明是赃官污吏,我们偏要歌功颂德;

明明是病入膏亡,我们偏说身体健康!

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

若要国家越来越好,须先认现今的国家哪里还有不足,哪里还能改善得更好;

若要改良社会道德,须先让法律与规则回归。

在中国,做一个凭借道义良知关切社会民生的知识分子是异常艰难的,但并非全无报酬。我们坚信历史是一盆黄河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只要人们肯拿出足够的耐心,总归会看到清浊分明的那一天。

王亚军2016.08.11于上海

4

1935年的冬天,是美国经济最萧条的一段日子。这天,在纽约市一个穷人居住区内的法庭上,正在开庭审理着一个案子。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衣衫破旧,满面愁容。她因偷盗面包房里的面包被面包房的老板告上了法庭。

法官审问道:“被告,你确实偷了面包房的面包吗?”

老太太低着头,嗫嚅地回答:“是的,法官大人,我确实偷了。”

法官又问:“你偷面包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饥饿吗?”

“是的。”老太太抬起头,两眼看着法官,说道:“我是饥饿,但我更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他们还是一些小孩子呀。”

听了老太太的话,旁听席上响起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 法官敲了一下木槌,严肃地说道:“肃静。下面宣布判决?”说着,法官把脸转向老太太,“被告,我必须秉公办事,执行法律。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处以10美元的罚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

老太太一脸痛苦和悔过的表情,她面对法官,为难地说:“法官大人,我犯了法,愿意接受处罚。如果我有10美元,我就不会去偷面包。我愿意拘役10天,可我那三个小孙子谁来照顾呢?”

这时候,从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说道:“请你接受10美元的判决。”

说着,他转身面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掏出10美元, 摘下帽子放进去,说:“各位,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惊讶了,都瞪大了眼睛望着市长拉瓜地亚。法庭上顿时静得地上掉根针都听得到。片刻,所有的旁听者都默默起立,每个人都认真地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长的帽子里,连法官也不例外。

这时候没人说市长是圣母婊,因为他既讲情,也讲理,没有人受到损失,社会契约也没有遭到破坏。为什么要反圣母婊?因为他们用下作的手段争夺话语权。无视受害者利益,无视法律,践踏社会契约,在受害者的尸骨上跳舞却没有任何付出。

评论:

  1. 春熙路说道:

    好久没更新了、进来看看 支持

  2. 绞股蓝说道:

    我看完了,写的非常的好。我要转到公众号去可以否

  3. 乐赚168说道:

    这算是道德绑架吗

  4. 浙江经济网说道:

    写得很有道理啊,深入人心哇

发表评论

称谓和电子邮件为必填项,您的邮件地址仅用于您的评论有回复时的通知,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