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骑行川藏线
  • 开讲啦
百家讲坛

慢慢地,我们变成了一个读不懂自己的人

我们上班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去看更美的风景,和心爱的人不为吃穿发愁,有消费欲时犒赏下自己,吃美味的食物穿漂亮的衣服,可奇怪的是,我们每天都把时间用在吃快餐、挤地铁,对着屏幕流眼泪,困倦得打瞌睡,粗糙地穿衣,以及重复的程序里,甚至都没时间和心爱的人躺在床上看一部完整的电影,拍一张合影。

没钱的时候,我们说,等有钱了我们就上路。有钱了我们又说,等有时间了就上路。有钱又有时间了,我们又说,放不下现在的工作、家人,怕失业,怕疏远,怕返归时的艰难。没钱没时间了,我们又开始抱怨。周而复始,我们变成了一个读不懂自己的人。

孩子和大人的区别就是,孩子只对别人撒谎,大人除了对别人撒谎,还特爱对自己撒谎。

我们说,我们赚到钱了,就能带父母去旅游,和爱人环游中国,给孩子幸福的明天。可奇怪的是,我们几年只能见父母一次,接父母电话时的语气也特别不耐烦和焦躁,连给爱人做顿饭,陪她一起吃完的时间都没有,孩子被我们反锁在家里,玩着PSP,苦闷地看着窗外,我们明明是为了我们想要的才那么努力的啊!

我们说,我们赚到钱了,就能谈一场安心的恋爱,不求花前月下,但求日夜厮守。可每天下班回到家疲倦地倒在床上,揉着酸痛的肌肉,谁还有心思去甜言蜜语、促膝交谈,他玩游戏你洗澡,他看电视你睡觉,他吃快餐你煮面条。我们就像磁带的AB面,除了夜晚还背贴背睡觉以外,毫无交集。

我们说,我们赚到钱了,就能把梦想一一实现,可习惯了对客户假笑,对老板弯腰,写客户需要的文案,拍客户喜爱的商业照片,我们的速写本落了灰,喜欢的书买了几个月都来不及翻看。我们买书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有阅读欲,总想着会有一天,会有空闲,拧亮台灯,沏杯清茶,或晒晒阳光,坐在树下,为书页上的某句话潸然泪下。

我们听小众音乐,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我们讥讽爱情买卖,我们向往春末的南方城市,我们迷恋被禁忌的游戏,我们沉默如金,遮掩自己的心事,我们相忘于江湖,幻觉支撑我们活下去。

在地铁里被左推右搡,镜子对面那个紧锁眉头、面如土灰、仪容邋遢、不苟言笑的青年人还是自己吗?那个发誓要闯社会、追梦想,不混出人样绝不回家的闪闪发光、青春张扬的你,还是你吗?

在交织的车流里狂奔,等待着红灯绿灯变换,上班下班,排队打卡,往胃里塞上地沟油和大葱煎饼,生病时咬牙忍着,喝浓苦的中药,孤独而焦渴地打开一个又一个网页,记录一个又一个信息。

在相亲网上实名认证,在一个又一个感情的流水线上被打包、贴标签,分门别类,和陌生人吃饭,接受你可有车有房、有孩有业的质问,理想和人民币画等号,婚姻和平米数挂钩,就像画皮里的女鬼,一边警惕一边渴求,语气幽幽,面露哀容。(文 / 十二,摘自《关于这个世界,你不快乐什么》)

评论:

  1. ITSS说道:

    我也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2. 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

发表评论

称谓和电子邮件为必填项,您的邮件地址仅用于您的评论有回复时的通知,不会被公开。